沈秀沅坐在教室靠窗的前排座位,這一堂是美術史,屬於選修課,課堂上多了不少其他科系的學生,有八成是為了沈秀沅而來。

教授在講台上講解著中西方歷年來的藝術代表,沒幾個人認真在聽。

姜緯站在教室外,從他的角度看過去,只要沈秀沅一抬起頭,就可以清楚完整的看見她整張臉。

當然,沈秀沅也可以看見他,而且知道他這個時間一定會出現。

下課的鐘聲一響起,一堆男同學不等教授離開就紛紛將沈秀沅的位置給團團包圍。

每次一看見這場景,姜緯就很想立刻拔腿向前將那些人一一推開,然後抓著沈秀沅的手快步的逃離教室。只是,這樣的畫面,總是有人快一步幫他演了。

徐志斌不知道是從哪個方位迅速竄出,一個箭步就將沈秀沅從人群中解救出來,沒一會兒兩個人就這麼好整以暇的站在他的面前,問著接下來要到哪裡去喝咖啡。

姜緯算過了,從大眾傳播系的系辦辦公室到美術大樓走路至少也要10分鐘,身為學生會會長,徐志斌這個時間應該忙著會務,但不管他再怎麼分身乏術,他一定會趕在沈秀沅下課前出現。

這樣的舉動,不要說女人,連男人都要動容。

怎麼會有人比自己還要積極上百倍,更別說對方是人氣同樣也很旺的大傳系看板人物,比起他這種只懂得站在身後當個無聲背後靈的小角色,勝負很明顯。

只是,要他放棄追逐沈秀沅的背影,對他而言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若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