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六回】

楊佩心帶著她繞了環境一周,介紹完每一棟樓分屬哪些單位之後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。

她們最後又繞回了A棟,這棟樓除了她所知道的浴室和更衣室之外,二樓以上全都是員工宿舍,也就是這裡所有的女傭都住在這一棟樓。

「等下會有一位舍長來接妳,她叫做欣心,大家都叫她Cindy,有關住宿的一些相關遵守條規,她會再告訴妳的。現在是下午四點半,六點的時候妳在這裡等我,我會再帶妳到接下來要工作的區域和大家認識。」

楊佩心和她對了一下時間,然後就先行離開了。

原來,這隻手錶的用途就在於這裡,做任何事情都得排定時間,然後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排定的事務。

這和阿兵的軍事化管理有什麼兩樣?只差沒帶隊跑三千或者是拿刺槍在廣場集體互刺。

她還以為配給他這隻錶,表示她還保有自己的人生,只要自己把錢給還清了,她還是可以離開這裡,重新擁抱自由。

現在看來,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。這隻錶就像是在提醒她,從她戴上的那一刻開始,就得學著融入這裡的規矩,學會如何隱藏自己。

楊佩心離開不到三分鐘,一名穿著和她同款式運動服的女孩子,從電梯門內走了出來。

李寶翎很肯定那是同一個款式,如同制服一般,只不過對方是深藍色的。

她應該就是楊佩心說的舍長,她看見她手上拿著跟楊佩心手上類似的板子,上面夾了一堆紙張。

「妳的編號是A4571,這組號碼就是妳在這裡的代號,也是妳的房門號碼,AA棟的意思,第一個數字表示妳住在四樓,571是妳的房門號碼。我幫妳勾選了幾樣需要領取的生活必需品,其餘的妳看看有沒有漏掉什麼,如果是自己特別想要的東西,可以寫在備註欄,我會幫妳處理。」

Cindy將單子遞給了她,要她邊看邊跟著她進電梯。

「這裡的規矩其實不多,但都很重要,只要犯了其中一條,結果一樣都是倒大楣。」

「倒大楣?」李寶翎不懂她的意思,難道她被賣到這裡還不算倒大楣嗎?

「首先,我要提醒妳,在這裡任何大小事物都是用錢來計價。犯的錯越大,要付出的金額就相對越高。」

好啊!說到底這裡不就是金錢至上嗎?看來是挺符合這屋子主人的特質,凡事都喜歡用錢來解決。

「犯錯的等級,一個級數是扣存款一萬。」

Cindy補充這點時面無表情,彷彿這金額如同九牛一毛,李寶翎則是被嚇到整個眉頭糾結在一塊。

….根本就是搶劫嘛!更何況她身上半毛錢都沒有,哪來的存款,認真算起來,她的資產還是負的,她還欠她的老闆一筆醫藥費。

Cindy笑了笑,她的笑和楊佩心那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不一樣,像是在嘲笑她的無知和愚蠢,但眼神卻又透露出她能了解為什麼她會是這種反應。

「放心吧!,妳自然而然就會習慣這裡的規矩,現在我只告訴妳這裡的三大禁令。」

第一、禁止私自進入他人房間

第二、禁止邀請別人進入自己的房間

第三、禁止在就寢時間過後離開自己的房間

聽完Cindy宣布的三點,她再一次懷疑起自己是不是到了真正的監獄,唯一的差別就是這裡被裝潢成一座皇宮,實際上跟住監牢沒甚麼兩樣,這裡沒有限制行動的有形鐵窗,卻有著許多無形的桎梏。

 

來到571號房門前,Cindy從口袋裡拿出一串鑰匙,將房門順利打開。

「單子上有打勾的東西我都已經放在床上了,妳可以清點一下,順便整理房間,有什麼不了解的地方,打電話到內線,我的房間號碼是三個6,拿起電話直接撥打房號就可以了。」

「電話....可以打出去嗎?」雖然,她想不起來自己還記得誰的電話號碼,也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打給誰,不過她就是想要知道。

「呵呵~4571,雖然我們今天是第一次見面,但我發現妳還挺有趣的,電話當然可以打出去啊!它會放在那,就表示它有它的用途,絕對不會只是用來裝飾。」Cindy靠在房門口,耐住性子回答著。

「不知道是以分計費還是以秒計費?」

4571,妳開始進入狀況了,電話費每個月會從妳的帳戶中扣款,明細則是次月的月初會列印給大家。」

「妳可以叫我的名字,我叫李寶翎,4571聽起來實在很像囚犯的代號。」李寶翎聽了Cindy喊她幾次,覺得很不自在。

「我當然知道妳的名字,只不過在這裡的大多數時後,妳不會聽到有人叫妳的本名,頂多是英文名字或者是代號。說到英文名字,我看過妳的資料,妳應該還沒有英文名字吧!」Cindy翻了一下手上的資料夾,稍微做個確認。

李寶翎點點頭,像她這種不起眼的小人物哪需要什麼英文名字,她的社交圈沒有大到這種地步。

「這樣啊!妳的名字叫做寶翎,乾脆英文名字就叫做Pauline,妳姓李,縮寫就是PL,妳可以在妳的物品上面這樣寫,比較不會認錯。」Cindy一邊說,一邊已經把取好的英文名字補充到資料夾中。

Pauline,李寶翎在心裡默念了自己的英文名字,跟自己的中文名字很像、很好記。

「那就先這樣吧!妳先想好自己還欠什麼東西,清單等下放在門口的信箱就行了,我會過來收。」

 

Cindy離開後,李寶翎再次環視自己的房間,這裡比起她從小到大住過的房間都還要來得大。

約莫十坪的空間,包含一間獨立的衛浴設備,一張大床和一張書桌。另外一面牆則是設計成一組衣櫃。

如此具有巧思的設計實在不適合她,在那名黑奴還沒把她的衣物燒掉以前,頂多一個抽屜就夠了,她哪來這麼多行頭塞滿這些空間,這種衣櫃只適合像姚彩芬那類的血拼女王。

想起姚彩芬,縱然有滿肚子的怨恨,但現在的自己一無所有,就算遇見了又如何?

要是被姚彩芬知道她現在淪落到有錢人家裡當女傭,一定會更加猖狂,甚至昭告所有認識她的人。

光是想到這點,她還得慶幸自己現在還有個安身之處,就算是當女傭,好歹也是一份正當的工作。

更何況,他的老闆看來是一位超級有錢人,說起來也不算丟臉。

簡單整理了一下放在床上的衣物,時間已經來到傍晚的五點五十分,她迅速的在單子上寫下一本日記本和一台計算機的需求,然後將單子放進門口的信箱裡。

也差不多時間該下樓了,雖然時間已經接近晚上,但她的工作似乎從現在才正要開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天馬行空。虛擬世界。我是若塵

若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